ASCT 的适应证有哪些?看看指南怎么说!

2020-01-07 17:23 来源:丁香园 作者:顾益
字体大小
- | +

微信图片_20200107170434.jpg

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(ASCT)作为一种有效、安全、简便的治疗手段,已经被日益广泛运用于临床。即使在新药时代,ASCT 依然是很多血液肿瘤疾病的标准治疗选择。由于血液肿瘤疾病十分复杂,就淋巴瘤而言,不仅亚型众多,甚至某些亚型还存在多种不同疾病状态,因此确切了解 ASCT 适用于哪些情况的患者尤为重要。本期小编将和大家分享一下,从国内外权威指南和共识的角度来看,ASCT 的适应证究竟有哪些呢?

一、ASCT 应用于弥漫大 B 细胞淋巴瘤(DLBCL)的指南推荐

DLBCL 是非霍奇金淋巴瘤(NHL)中最常见的亚型,占 NHL 的 35%~40%[1]。DLBCL 属于高侵袭性 B 细胞淋巴瘤,具有中至高度恶性 [2]。虽然超过 70% 的 DLBCL 患者在接受蒽环类药物为基础化疗后可获得缓解,但最终仅有 50%~60% 的患者获得长期无病生存 [1]。有不少研究已经证实 ASCT 能改善 DLBCL 患者预后,基于已有的临床研究结果,指南共识推荐以下 DLBCL 患者接受 ASCT 治疗:

1.jpg

注:NCCN-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;EBMT-欧洲血液和骨髓移植学会;ESMO-欧洲肿瘤内科学会;ASBMT-美国血液与骨髓移植学会;DHL-2016 年 WHO 分类更新为高级别 B 细胞淋巴瘤,伴随 MYC 和 Bcl-2 和 (或)Bcl-6 易位,MYC/Bcl-2 蛋白双表达的 DLBCL

二、ASCT 应用于转化型淋巴瘤(TL)的指南推荐

TL 是指低度恶性淋巴瘤转化成高度恶性淋巴瘤,转化后病情迅速恶化,对常规治疗反应欠佳,长期预后差 [8]。虽然目前 TL 的最佳治疗方案尚未达成统一,但 ASCT 在 TL 的治疗方面具有良好的前景,已被指南共识推荐用于以下 TL 患者:

2.jpg

三、ASCT 应用于原发性中枢神经系统淋巴瘤(PCNSL)的指南推荐

PCNSL 是指起源于大脑、小脑、脑干、脊髓、眼和脑膜等中枢神经系统部位的淋巴瘤,占 NHL 的 2%~3%。虽然很多 PCNSL 患者接受一线治疗后都能达到完全缓解(CR),但是 10%~35% 的患者为难治性,35%~60% 的患者会出现复发,预后极差 [9]。指南共识推荐 ASCT 用于 PCNSL 患者的一线和二线巩固治疗以提高患者预后:

3.jpg

四、ASCT 应用于套细胞淋巴瘤(MCL)的指南推荐

MCL 是起源于淋巴结套区的 B 细胞淋巴瘤,占 NHL 的 6%~8%,多见于老年男性。MCL 病情进展迅速,属侵袭性淋巴瘤,化疗 CR 率较低,目前仍无法治愈 [1]。为提高 MCL 患者生存获益,指南共识推荐以下 MCL 患者接受 ASCT:

4.jpg

五、ASCT 应用于 FL 的指南推荐

FL 起源于生发中心 B 细胞,是我国最常见的惰性 B 细胞 NHL。虽然 FL 化疗反应好,但大多数患者要经历复发或转成侵袭性淋巴瘤,目前仍无法治愈 [1]。对于复发/难治性 FL,指南共识推荐采用 ASCT:

5.jpg

六、ASCT 应用于外周 T 细胞淋巴瘤(PTCL)的指南推荐

PTCL 是起源于成熟的 T 细胞和 NK 细胞的一组异质性较大的恶性肿瘤。在我国,PTCL 约占 NHL 的 25~30%,显著高于欧美国家的 10%~15%。由于 PTCL 呈侵袭性,预后不佳 [1]。但针对以下情况的 PTCL 患者采用 ASCT 可能改善患者预后,已被指南共识推荐:

6.jpg

七、ASCT 应用于边缘区淋巴瘤(MZL)的指南推荐

MZL 是临床上常见的一种小 B 细胞淋巴瘤,占 NHL 的 10%。根据累及部位不同,MZL 可分为 3 种亚型:结外黏膜相关淋巴组织边缘区淋巴瘤(MALT)、脾 B 细胞边缘区淋巴瘤(SMZL)、NZML,其中以 MALT 最为常见,约占 NHL 的 7.5%[1,13]。临床上通常选择放化疗作为 MZL 患者的一线治疗,但一些患者会出现治疗失败或复发的情况。对于复发/难治性 MZL,指南共识推荐采用 ASCT:

7.jpg

八、ASCT 应用于巨球蛋白血症(WM)/淋巴浆细胞性淋巴瘤(LPL)的推荐

WM/LPL 是一种少见的惰性 B 细胞淋巴瘤 (WM 是指伴有单克隆免疫球蛋白 M 分泌的 LPL,占 LPL 的 90%~95%),占 NHL 的 1%~2%。虽然近年来 WM/LPL 的治疗取得很大进展,但目前 WM/LPL 仍不可治愈 [14]。对于复发/难治性 WM/LPL,指南共识推荐采用 ASCT:

8.jpg

九、ASCT 应用于伯基特淋巴瘤(BL)的指南推荐

BL 是一种高度恶性的 NHL,占成人 NHL 的 1%~5%。由于 BL 对化疗十分敏感,目前化疗仍是 BL 的主要治疗方法,必要时可采用 ASCT 进行辅助以提高患者预后 [16],指南共识推荐以下 BL 患者采用 ASCT:

9.jpg

十、ASCT 应用于浆母细胞淋巴瘤(PBL)的指南推荐

PBL 是一种临床罕见的 B 细胞淋巴瘤,多发生在人类免疫缺陷病毒(HIV)感染及免疫功能受抑的人群 [17]。由于 PBL 具有极强的侵袭性,其治疗十分棘手,有时单凭大剂量化疗并不能获得理想效果。针对达到 CR1 和复发的 PBL 患者,指南共识推荐采用 ASCT:

10.jpg

十一、 ASCT 应用于淋巴母细胞淋巴瘤(LBL)的指南推荐

LBL 是 NHL 中一种少见的亚型,约占 NHL 的 2%,其中 80% 为 T 细胞表型 [18]。由于 LBL 发病率较低,研究样本量较少,目前仅有少量证据表明 ASCT 一线巩固治疗可能提高 LBL 患者预后。NCCN 指南中 LBL 的治疗方案同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,其中,对于达到缓解的 LBL 老年患者(≥ 65 岁)可接受 ASCT:

11.jpg

十二、ASCT 应用于 Castleman 病(Castleman's Disease)的指南推荐

Castleman 病又称为血管滤泡性淋巴组织增生或巨大淋巴结增生,是一种较为少见的异质性淋巴组织增生性疾病。根据肿大的淋巴结为局限性或弥漫性,临床上将 Castleman 病分为单中心型和多中心型 [19]。当前常用来治疗 Castleman 病的手段主要有手术切除、放化疗等。但对于复发/难治性 Castleman 病,NCCN 指南推荐采用 ASCT:

12.jpg

十三、ASCT 应用于霍奇金淋巴瘤(HL)的指南推荐

HL 起源于淋巴结,是一种相对少见但治愈率较高的恶性肿瘤,可分为结节性淋巴细胞为主 HL(占所有 HL 的 5%)和经典 HL(占所有 HL 的 95%)两大类 [1]。当前临床采用化疗加放疗来治疗 HL 已取得不错的疗效,但对于复发/难治性 HL,指南共识推荐采用 ASCT 进行辅助:

13.jpg

今天的分享就到此结束啦,ASCT 已成为很多血液肿瘤的经典治疗方法。随着治疗领域内新的治疗手段不断涌现,新药联合 ASCT、ASCT 序贯 CAR-T、双次 ASCT 等创新疗法会让更多患者获益,期待领域内更多研究成果的公布!


参考文献

1. 葛均波. 等. 内科学(第九版)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. 2018:583-588.

2. 王哲. 弥漫大 B 细胞淋巴瘤治疗、预后相关病理因素. 国际输血及血液学杂志. 2019; 042(3): 185-188.

3.https://www.nccn.org/

4.Enric Carreras,Carlo Dufour,Mohamad Mohty.et al.The EBMT Handbook Hematopoietic Stem Cell Transplantation and Cellular Therapies,7th ed.; Springer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.2018:621-646.

5. 中国抗癌协会血液肿瘤专业委员会, 中华医学会血液学分会白血病淋巴瘤学组,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抗淋巴瘤联盟. 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淋巴瘤中国专家共识 (2018 版). 中华肿瘤杂志.2018.40(12):927-934.

6.Tilly H, Gomes da Silva M, Vitolo U. et al.Diffuse large B-cell lymphoma (DLBCL): ESMO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diagnosis, treatment and follow-up.Ann Oncol. 2015 Sep;26 Suppl 5:v116-25.

7.Majhail NS, Farnia SH, Carpenter PA, et al. Indications for Autologous and Allogeneic Hematopoietic Cell Transplantation: Guidelines from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Blood and Marrow Transplantation.Biol Blood Marrow Transplant. 2015 Nov;21(11):1863-1869.

8. 王冰洁. 岑溪南. 任汉云. 转化型淋巴瘤的临床研究进展. 中国实验血液学杂志 2016;(4):1232-1236.

9. 丁慧. 陶荣杰. 刘元波. 原发性中枢神经系统淋巴瘤治疗进展. 中华肿瘤防治杂志.2018;25(5):375-380.

10.Dreyling M, Campo E, Hermine O, et al. Newly diagnosed and relapsed mantle cell lymphoma: ESMO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diagnosis, treatment and follow-up.Ann Oncol. 2017 Jul 1;28(suppl_4):iv62-iv71.

11.Dreyling M, Ghielmini 2, Rule S, et al. Newly diagnosed and relapsed follicular lymphoma: ESMO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diagnosis, treatment and follow-up.Ann Oncol. 2016 Sep;27(suppl 5):v83-v90.

12.d'Amore F, Gaulard P, Trümper L,  et al. Peripheral T-cell lymphomas: ESMO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diagnosis, treatment and follow-up.Ann Oncol. 2015 Sep;26 Suppl 5:v108-15.

13. 杜心怡. 范磊. 李建勇. 边缘区淋巴瘤研究进展. 白血病•淋巴瘤 2017;26(1):24-27.

14. 李丽丽. 刘沁华. 夏瑞祥. 华氏巨球蛋白血症诊断和治疗. 临床荟萃 2019;34(6):489-495.

15.Kastritis E, Leblond V, Dimopoulos MA. et al. Waldenström's macroglobulinaemia: ESMO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diagnosis, treatment and follow-up.2018 Oct 1;29(Suppl 4):iv41-iv50.

16. 李丽. 陈宝安. 成人 Burkitt 淋巴瘤治疗进展. 中国实验血液学杂志 .2012;20(5):1289-1292.

17. 冯娟. 杨莉洁. 陈协群. 等. 浆母细胞淋巴瘤的诊治进展. 现代生物医学进展 2016;(12):2359-2362.

18. 周颖. 于力.T 淋巴母细胞淋巴瘤的治疗进展. 中华内科杂志 .2011;50(4):348-350.

19. 何奕昕. 毕敏. 李冰.Castleman 病的研究进展. 临床内科杂志 2016;(4):287-288.

20.Eichenauer DA, Aleman BMP, André M. et al. Hodgkin lymphoma: ESMO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diagnosis, treatment and follow-up.Ann Oncol. 2018 Oct 1;29(Suppl 4):iv19-iv29.

Hutchings M, Ladetto M, Buske C, et al.ESMO Consensus Conference on malignant lymphoma: management of 'ultra-high-risk' patients.Ann Oncol. 2018 Aug 1;29(8):1687-1700.

审批号:SACN.PLE.19.11.14602 有效期至2021年5月

编辑: 顾益

版权声明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丁香园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,非经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,授权转载时须注明“来源:丁香园”。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网友评论